湖南快乐十分前三直:以史為鑒!過去5年OPEC大會行情回顧!仍不要忽略這兩大因素

時間:2019年12月02日 15:45:22 中財網
  2014年美國的頁巖油革命開始對全球原油供應前景產生沖擊,隨后OPEC的一系列舉措也是基于應對頁巖油產量激增的背景下產生的。無論是2014年OPEC的開閘放水試圖將美國頁巖油廠商擠出市場,亦或是2016年OPEC+形成,以OECD五年平均庫存水平作為減產水平的衡量依據都是應對頁巖油產量激增對于油價的打壓。

  本周四(12月5日)OPEC將在維也納召開2019年第二次半年度會議,這對于2020年油市走向將產生關鍵影響。本文選取了2014年至今、每半年舉行一次的OPEC大會后原油市場的反應,供投資者研判本輪原油周期的內在聯系。值得注意的是另外還有兩條輔線穿插在本輪石油周期中,一個美國對于委內瑞拉和伊朗的制裁,一個是國際貿易局勢。

  在2018年6月會議上OPEC+意外決定增產很大程度上是基于伊朗產量受限疊加美國的施壓,而2018年底至今,除了頁巖油繼續擠壓OPEC產量空間外,國際貿易局勢對于需求的打壓也是使得OPEC必須考慮進一步延長減產的重要依據。

  1995年到2016年5月阿里·納伊米時期:增產大跌是主題
  作為執掌世界能源局勢20年的重臣,納伊米在任期間奉行開閘放水以應對頁巖油的沖擊。納伊米認為,通過增產可以使頁巖油廠商感到價格壓力,導致成本上升,因為相對于開采成本只有個位數而言的沙特,50美元/桶的的開采成本對于美國頁巖油廠商是一個巨大的負擔。盡管納伊米的舉措成功達到了預期的目標,但是也導致油價正式破百,并一度逼近崩盤的局面。

  2014年11月27日OPEC成員國就減產沒有達成協議,并且隨后超過了產量目標,OPEC會議當天,美原油暴挫近7美元/桶,跌幅逾6%。

  2015年6月5日維持日產逾3000萬桶原油的政策不變,符合市場預期,市場空頭回補,下挫1美元隨后反彈逾2美元。

  2015年12月4日OPEC會議非但沒有減產,反而上調原油產出上限,由3000萬桶/日上調至3150萬桶/日,歐美油價紛紛跳水,美國原油主力期貨跌逾2美元至40美元/桶下方,跌幅近2.8%。

  2016年5月法利赫時期:力圖尋求減產,油價漲跌交替,伊朗和需求問題穿插其中
  法利赫在油價崩盤后接替了納伊米的職位。法利赫在任期間最大的功能是組建了OPEC+,這使得油價一度出現回暖的局面。但是隨著國際貿易局勢和全球經濟放緩,油價始終上行無力,法利赫陷入了繼續減產以提振油價還是增產以搶奪市場份額的矛盾處境中。有傳聞稱,法利赫卸任很可能是因為沙特王室認為法利赫提振油價不力而更換人選。

  2016年6月2日會前各國代表觀點不一,分歧較大,且未在產量目標討論上花太多的時間,會后有OPEC代表稱未達成凍產協議,美原油短線下挫2%,但隨后收回跌幅。

  2016年12月9日召開會議,在12月12日因有消息稱,OPEC與非OPEC產油國達成協議,美原油開盤直接暴漲5%,但是隨后幾個交易日因為公布的OPEC月報顯示,供應過剩95萬桶/日,這使得油價連續下挫。

  2017年5月26日同意延長當前減產180萬桶/日的協議至2018年3月底。盡管OPEC周四的行動在市場預料之中,但部分油市投資者之前曾寄望,產油國會同意延長減產更長時間,或者是加大減產規模以消耗掉過剩的全球原油供應。但是由于5月25日市場已經對此作出了失望的反應,同時在5月26日會議中OPEC有關部長表示對市場的反應感到驚訝,因此油價觸底反彈,漲幅2.38%,但是5月25日跌幅逾5%。

  2017年11月30日如期延長減產9個月,油價窄幅震蕩,漲幅0.17%
  2018年6月22日OPEC與非OPEC產油國同意將減產執行率回歸100%,“OPEC+”減產額度計劃重回180萬桶/日,理論上相對增產目標為84.6萬桶/日。但是日內漲幅高達5.29%,因市場擔憂伊朗產量歸零足以抵消OPEC增產的影響。

  2018年12月6日減產120萬桶/日,跌幅自5%附近收窄至2.29%,但總體走勢偏空,因需求憂慮仍施壓油價。

  2019年7月1日一致同意延長減產至2020年3月,符合市場預期,油價出現了2.5美元的震蕩行情。值得注意的本次會議原本定于6月末,但是因為俄羅斯認為不應該與G20會議沖突,因此選擇了延后。

  總結
  總體而言,在不考慮需求和美國制裁因素的情況下,OPEC對于油市的影響是直接性的。

  在增產時,油價在隨后兩個月往往體現為下跌,這在納伊米在任期間十分明顯,因納伊米奉行增產的策略。

  而到了法利赫時期,減產措施在兩個月內都會對油價構成一定的支撐,即使未出現明顯上漲的走勢,但是油價大概率都會止跌。

  在OPEC未對政策進行調整時主要是看是否符合市場的預期,如果市場尋求進一步減產,那么維持不變則構成利空,如果符合市場預期,往往會陷入震蕩走勢。

  值得注意的是,近兩年OPEC的政策對于油價的影響體現出復雜性,因為美國對于伊朗的制裁以及全球經濟放緩對于經濟的影響。

  比如在2018年6月,OPEC決定增產,這波浪潮持續到了2018年11月,當時沙特和俄羅斯產量均創出歷史新高,但是因為市場認為美國對于伊朗的制裁導致市場上被抹去的石油遠遠高于兩國增產的水平,油價不跌反升。

  但是隨著美國實施了制裁豁免,加上全球經濟放緩,這導致全球原油供應過剩,即使OPEC減產120萬桶/日,但是油價持續回落,因需求因素占據主導。

  行情推演
  總體而言,OPEC會議的影響需要從OPEC政策、市場預期、美國制裁影響和需求因素四個方面考慮。

  政策方面和市場預期方面,目前市場預期OPEC將延長減產至2020年6月,不會考慮進一步深化減產,但是伊拉克石油部長表示,OPEC+將考慮把減產幅度提高至160萬桶/日,即比當前高出40萬桶/日。從此前OPEC的預估是按照當前的產量水平,2020年供應過剩7萬桶/日。受此影響,美元可能會上行至60美元甚至超過這一水平。

  如果OPEC維穩,料美原油仍維持在50至60美元震蕩區間內。

  OPEC+增產可能性幾乎為0。

  美國制裁影響方面,目前伊朗的原油出口已經跌至40萬桶/日下方,委內瑞拉產量也低于80萬桶/日,近幾個月,伊朗和委內瑞拉對于市場的影響越來越小,但是伊朗可能引發的地緣局勢成為推動油價的因素。但是就目前而言,中東地緣局勢仍未出現進一步發酵的跡象。

  需求方面,主要關注國際貿易局勢和全球經濟狀況。近期而言,全球經濟出現復蘇的跡象,美歐的制造業數據和歐洲的通脹數據出現復蘇的跡象,但是總體依舊疲軟。如果近期數據進一步向好,可能會提振市場對于2020年需求的預期,這對油價構成支撐。

  但是相比較經濟數據而言,市場更加關注國際貿易局勢進展,如果進一步向好,即使OPEC按兵不動也將支撐油價走高,反之即使OPEC意外擴大減產規模,料對油價支撐影響有限。
  .匯.通.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